本镇概况

当前位置:首页> 本镇概况
白崖寨与红二十七军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5-05-13
 

白崖寨与红二十七军

陶晓泉  马中骥

白崖寨位于安徽省宿松县北部趾凤乡境内,自元末建寨以来,历为兵家必争之地,史有“南国小长城”之称。193210月,红二十七军在这里成立,并取得了趾凤河战斗的胜利。这对坚持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反“围剿”斗争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从东路军到红二十七军

19329月,鄂豫皖苏区第四次反“围剿”失利,10月初,红四方面军主力由英山向黄麻地区转移。担负掩护任务的红九军二十七师七十九团在师长徐海东率领下,与皖西北道委书记郭述申率领的地方武装、刘士奇率领的东路游击司令部会合。根据鄂豫皖中央分局和红四方面军总部临行前的指示,他们在英山土门潭决定组建以刘士奇为司令的东路游击司令部和以郭述申为书记的中共鄂皖工作委员会。

102,部队转移到土门潭东八里的金家铺。按照鄂皖工委会议决定,由徐海东把零散的部队组织起来,成立东路军,司令刘士奇,副司令徐海东,下辖1个师4个团,徐海东兼师长。以七十九团为第一团,总保卫局一个连改为一团九连,团长张四季,政委杜本莲;英山独立十三团为第二团,团长熊海清,政委曾绍瑞;六安、霍山两个独立营及六安、英山、霍山三个保卫连合编为第三团,团长程启波,政委江求顺。原刘士奇游击司令部两个营为第五团,直属司令部,团长陈光辉,政委洪善维。

东路军成立后,带着红军伤病员和“跑反”的群众2万余人自英山金家铺出发,一路向东转战。队伍经英山杨柳湾,太湖东河、冶溪河、弥陀寺,蕲春张家,宿松陈汉沟、隘口、肉铺、烟冲、打杵槎、花凉亭街头、严恭山等地,摆脱了敌军的“追剿”,于108到达趾凤河,驻扎在团林冲、山泽冲、南冲畈、白崖寨一带。东路游击司令部驻白崖寨关帝庙。

连续的行军打仗,部队已疲惫不堪,急需休整,补充给养。但敌情不容我军有更多的休息时间。109,敌陈调元部四十六师两个团前来堵击,被我军击溃。1010日上午,鄂皖工委在白崖寨关帝庙开会。会议分析了当前的形势,认为目前工委的任务是继续率军进行东线转移,再伺机打回苏区,同时为了便于工委对部队的领导和扩大我军声势,决定把东路军改编为红二十七军,军长刘士奇,政委郭述申,副军长吴保才,下辖两个师。原东路军一个师改为七十九师,师长徐海东,政委王建南,下辖一团和三团;调出第二团,与原司令部直属第五团另建八十一师,军部兼师部(团以下不变),全军约四千人。至此,“红二十七军在血与火的洗礼中诞生了!”

二、趾凤河战斗

趾凤河环白崖寨西南,流经凉亭河注入湖泊,流域面积约47平方公里。193210912日,红二十七军在此与敌四十六师、三十二师、五十四师、四十七师展开激战,成功地粉碎了敌军的前堵后追。

108东路军到达这里后仅休息了一天,109晨,敌四十六师两个团(陈团和杨团)由太湖进至凉亭河堵击。东路军当即向前推进,主动迎敌。一团和五团攻击凉亭河东岸之陈团,二团和三团攻击凉亭河西岸之杨团。战斗首先在东岸栗树嘴、帅家垄打响。徐海东师长亲率一团迂回到敌人侧后方,攻下小石门制高点,切断敌人退路,给敌以重大杀伤。敌军顿时陷入一片混乱,我五团趁势发动猛烈攻击,经过激烈争夺,拿下了敌人占领的两个山头。敌陈团被打得溃不成军,狼狈而逃。与此同时,西岸战事在太阳畈、保池畈展开。战斗中,杨团欲抢占重要山头叫雨尖。我军发觉后,二团长熊海清率部百余人赶到叫雨尖,从山腰直插过去,迅速将杨匪截成两段,一部分敌人抢上了山头,大部退到山下。我二、三团随即调整部署,以少量兵力牵制山上之敌,以主力围歼山下之敌。不到半小时,包围圈形成了,但顽敌不甘失败,架起机枪向我军扫射。形势危急,若不能及时结束战斗,我军反有腹背受敌的危险。我军首长当机立断,派敢死队十余人,冒死接近敌机枪手,用手榴弹炸死射手,旋即用缴获的机枪对付敌人。不到两小时,山下之敌除击毙外全部缴械投降。然山上之敌仍依托险要山势负隅顽抗,气焰嚣张。熊海清团长遂亲率十余人发起冲锋,不幸中弹牺牲。后经多次冲锋,叫雨尖方才拿下。

这一仗,我军共歼敌一个团千余人,俘敌500余人(其中副团长一名),缴获迫击炮二门,机枪八挺,步枪五百多支,子弹四万多发。但我军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战斗结束后,东路军全部撤上白崖寨休整。

1010,东路军改为红二十七军,部队正在整编时,自英山“追剿”红军之敌三十二师、五十四师、四十七师各一个团和国民党鄂东地方武装约3个营分别从陈汉沟和宿松县城两个方向进至严恭山、云天岭、毕家岭,占领了团林冲南边一线山头。这时团林冲里还聚集着上万名“跑反”群众和红军伤病员,一旦被敌军发现,后果不堪设想。整编中的红二十七军战士拖着疲惫的身躯,顾不上化脓的伤口,扛起钢枪,迅速投入战斗,立即占据团林冲北边白崖寨至南冲畈一线山头,用迫击炮、机枪掩护群众和红军伤病员转移。随后,双方守住各自的山头,枪炮射击,形成南北对峙之势。此时,敌军不明我军虚实,不敢贸然进击,遂派少量兵力留守各个山头。11日白天,红二十七军七十九师三团一营营长老肖派2人以打架为由到严恭山侦察敌情,得知敌仅一连人,住在山上一座旧庙里。当晚老肖率部200余人趁黑夜悄悄攀上严恭山。我军摸掉岗哨,冲进庙门时,敌军刚从睡梦中惊醒,但一切都来不及了。战士们高喊“缴枪不杀”,轻而易举地俘敌160余人,缴长枪128支,手枪4枝,军号1把。此举极大地震慑了敌军,敌再也无心恋战。

1012,鄂皖工委和军部决定撤出战斗。我英勇的红二十七军带着胜利的喜悦,向太湖弥陀寺方向转移。

三、红二十七军对宿松革命的影响

自红二十七军进入宿松到离开,虽只有短短几天,但对宿松革命却有重大影响。

其一,留下了革命的火种。1012,红二十七军转移前,鄂皖工委和军部决定留下当地干部成立蕲宿太工作委员会,把三团一营营长老肖和宿松籍战士30多人留下组成游击队,要求蕲宿太工委率领游击队在蕲(春)宿(松)太(湖)边区坚持斗争,以少量兵力牵制敌人,并把在严恭山缴获的全部枪支(长枪128支,手枪4支)交给工委保管,以便发展地方武装。这为坚持宿松革命斗争提供了强有力的组织保障。

其二,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一个月前,敌人对宿松发动“围剿”,致使地方党政干部和游击队撤离,宿松革命浪潮暂时低落。趾凤河战斗的胜利,沉重打击了敌人,为蕲宿太工委和游击队的活动创造了条件,有利于恢复党的农村工作,增强了宿松人的革命信心。

其三,进一步激发了宿松民众的革命热情。红二十七军到达宿松后,随军的地方干部和群众一起打土豪、分浮财,进行革命宣传。他们到处张贴布告,用石灰水在墙壁、大路边写标语,内容有“打倒土豪劣绅!”、“条牛担种我不问,地主老财我有份!”等等。这些,有力地推动了宿松革命形势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