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林村|大山深处的古老“明珠”熠熠生辉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7-08-07
   在安庆宿松县趾凤乡西部,群山环绕中,有这样一个小山村,村子环境古朴幽雅,生态得天独厚。百余年来,任凭世事变迁,沧海桑田,村里一些年代久远的古建筑依然保存完好。2013年,这个小村落成功入选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由此它的神秘面纱也被揭开,拉开了该村系统的、规模化的保护和开发,隐匿在大山中的古建筑也终于获得了新生,这个村落就是团林村。它会带给人们怎样的新惊喜亦或是新思考呢?

  今年7月份,记者特意赶往这个宁静的小山村进行了实地探访。

  古色古香正在缓缓归矣

  提起他们所在的团林村,当地村民不约而同地告诉记者,村里最有代表性的古建筑当属刘家大屋。

  因此,7月13日记者进村当天就在村委会主任毕加华带领下,直奔刘家大屋,记者看到,大屋门口堆满了青石板砖和红泥等建筑材料,施工车辆往来频繁,工人正在紧张施工。

  记者走进大屋,历史的厚重感扑面而来,细细品味却是惊喜连连。正在修缮的雕花木窗,从色泽看,一新一旧区别明显,可上头的木雕画竟然画风统一,相互融合成了一个整体。而类似情形,在一些梁柱的修补上均有体现。

  毕加华告诉记者:“这就是百年古建复原抢救行动,正在将保护范围扩大为距建筑本体四周各20米;建筑控制地带距保护范围外100米;在原址房屋上采取保护措施,组织专业人员修缮古建筑,以凸现古朴风貌。这些门窗框、山墙、建筑的边角处等特色,寄托着人们对于幸福、美好的向往和追求。等到全部完工,整体就会更加和谐。”

  据毕加华介绍,古建筑的修缮,最耗时的地方在于需要尽可能地还原历史。因此,这些古建筑中的每一处修补,都耗费了大量心血。比如修缮前,他们对留存资料进行筹备存档;修缮中,对缺失的木雕部件,一趟趟地找村中老人进行回忆或者专业人士来描述,反复修正,还要将老师傅请进村现场手工雕制。一些热心村民干脆一有空,就往木雕师傅身边凑,一边不忘指点一二:“对,以前就是这个图案,这个图案还可以再雕深一点……”

  传统村落焕发新生机

  毕加华告诉记者,团林村传统古村落,是以刘家大屋为中心。刘家大屋建于1705年,整个建筑总面积为4500平方米。在团林村16个村民组中,刘家大屋横跨了刘东、刘西、吴冲三个村民组。刘家大屋的建筑群约占整个团林村建筑总面积的40%左右,世代由刘姓子孙居住。刘家大屋虽为清代中期建筑,但其梁架结构保留着明显的明代建筑特征。大屋在抗战时期因为遭到日本侵略者的火烧而被破坏掉一部分,但主体建筑幸存下来。

  刘家大屋依山傍水,大门门楼呈八字型,室内为砖木结构,每一进都有一条青石铺成的小巷,内外相通。从南大门到北中轴线有七重大堂、五个大厅、十五开间。最里面一重为祖宗祭祀祠堂,两边为刘家子孙居住的场所。整个建筑,以厅堂为主轴,以弄道连接所有房间,以青砖围墙为闭合线,呈现出典型徽派建筑的特点。即使是暴雨,室内也无积水与内涝。

  据老一辈介绍,兴建大屋的刘氏祖先年轻时是一个大户人家的仆人,因为忠诚可靠,户主将宅基地赠送给他。刘氏祖先发家致富后,开始在宅基地筹建房屋,开始建筑并没有这么多,后来慢慢人丁兴旺,才有了现在的规模。如今从屋内留存的古牌匾、题字等等可以看到历史的荣光。

  毕加华说,2013年,我们村被列入国字号传统古村落,可以说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让古村又焕发了生机。一方面随着对百年古建筑复原抢救行动,使村里的特色文化得到更好保护和传承;另一方面,村里的道路硬化、路灯亮化、环境整治等一系列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也同步进行。

  探索未来乡村复兴模式

  谈起这些年传统古村落发生的变化,要数一直居住在这里的村民感受最深。60岁的村民刘东告诉记者,“自打我爷爷那辈起,我家就住在刘家大屋里。在我和家人的记忆里,后来尤其是受到空间等影响,相邻间居住多有不便,有的村民甚至在原址上建起三开间两层楼新宅,取消小院落,向高度上发展。逐渐地,刘家大屋失去了居住功能的屋子得不到修缮和保护,越来越破破烂烂了。后来随着美丽乡村建设和传统古村落保护的开展,我们村不少村民也开始自发地保护起家中的老宅,不乱拆,不新建。我们家也主动将宅基地让给古建筑保护,在村中另择地盖起了楼。这是以前想都没想过的事情。”说这话的时候,刘东语气里有着藏不住的欣慰。

  “等古建筑修缮工程完工后,我们准备依托古建筑发展旅游,与附近的旅游景点串联成线,用旅游带动经济然后反哺古建筑维护,让当地群众在保护好传统村落风貌的同时能够受益,实现全村的可持续发展。”毕加华向记者介绍了团林村今后的发展思路。

  “这些传统村落里的古道、古桥、古树、古宅、古物等都是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宝贵遗产,不能让它们在我们的手上消失了!”说起传统村落的保护与发展,毕加华说,“我们既要留住乡村的形,也想留住乡村的人,更想留住乡村的魂,让优秀传统文化、民俗活动得到传承发展。”(柯慧敏)